蹦鸡娘

【賀紅】嗨~你好嗎?


「咳~想不到我会有写信给你的一天,有点不可思议,我们从初三相识到高中毕业这不长不短的四年内从冤家变好兄弟,但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已是六年前,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收到这封信,但我还是执意写下去。

我现在在市中心的知名饭店做二厨,薪资待遇不错,去年还买了间小套房,老板很和善,和同事间的相处也算融洽,这是我第一份工作,算一算也六年了,最近有些职业倦怠,於是便向老板请六天的长假,决定独自去北海道自助旅行。

为什麽选北海道呢?单纯只是因为同事真心推荐叫我此生一定要去一趟,而我也懒得找其他旅行地点,既然有人诚心推荐,那去也不吃亏,所以我马上下订机票和饭店,匆促整理行李,隔天中午就坐上前往北海道的飞机开始异国之旅。

在飞机上我的心情非常雀跃且兴奋,没有特意规划行程,独自一个人出游是头一遭,像个小学生似的,想起以前曾和你单独两人一起到香港游玩的回忆,有点感伤...啊!离题了!

北海道的天气比起中国还要来得凉爽,尤其现在10月份早晚温差大,出门一定要带着薄外套才可以御寒,当我下飞机那一瞬间就能感觉到寒意,立马起鸡皮疙瘩,赶紧办理入关手续,手刀冲去领取行李,因为我的御寒外套在行李里(汗)。

解决寒冷问题後,便去搭乘前往函馆的快速巴士,抵达饭店check in又马不停蹄的搭市区巴士,去当晚行程的重点-朝圣函馆百万夜景。好在当天北海道天公作美,繁华似锦的函馆灯火辉煌,一览无遗,我和其他观光客相同,拿起相机捕捉这令人赞叹的景色,这很难用言语形容,有机会可以给你看照片,我想你会有相同的感受,应该吧......。

可能是我出门太急忘了山上气温更低,所以下山後我开始打喷嚏流鼻水(不要偷骂我笨),在便利商店随意挑食物,回饭店吃完就早早洗澡休息了。

夜里似乎梦到你。


第二天是大晴天,感冒症状似乎没有了,吃完饭店早餐後没有规划行程的我手拿着放在饭店大厅的旅游导览...题外话,日本的旅游手册做的很精美,会让人想要收藏,我就拿了一些回家做纪念(笑)这天中午吃了有名且排队人潮相当可怕的小丑汉堡,顺便拿出笔记本做美食纪录,职业病没办法,嘿嘿;下午则到酒厂参观,酒厂是用红砖盖成的建筑物,别有一番风味,在这里我拍了好几张风景照,还遇到同乡观光客说要帮我拍照(被我婉拒了),酒厂里有提供啤酒试喝,温顺的口感让我忍不住喝了几小杯,脸立刻涨红,不像你喝再多依然面色不改,最後却喝醉撒娇要我扶你回家照顾你。

在酒厂待到脸色正常後已经晚上六点,心里有一股想吃肉的冲动,便随意找附近的烧烤店用餐,以前曾听别人说当会独自吃烧烤的人代表他人格有缺陷,我很赞同这说法...

我喜欢并暗恋你,就是个问题。


第三天一早退房後便拉着行李前往小樽,在电车上看着沿途呼啸而过的风景相当惬意,打开在车站购入色香味俱全的和风便当,让我心情愉悦的大快朵颐,一下子就抵达目的地;将行李寄放在置物柜便开始小樽散策,从南小樽开始步行,逛了小樽音乐盒堂丶北一哨子馆丶其他手工艺品店;买了同事推荐的Letao丶六花亭和北菓楼伴手礼;吃了现烤的鲜甜扇贝丶哈密瓜切片丶五色霜淇淋...小小的一条街道店家五花八门令我大开眼界,尤其走到运河,可能年纪增长的关系,那清幽的氛围让我喜爱不已。

我发现在运河旁有间只能容纳六人的天妇罗丼饭专卖店,在好奇心驱使下我进到这间店,点了份招牌套餐,可能客人不多,所以老板很热情的想跟每个人聊天,在他得知我是厨师便很欢喜的跟我交流心得,而我尝到他的料理後让我对天妇罗有更深一层的了解,这碗丼饭确实能感受到他的用心,我的笔记本又纪录了不少重点(笑)。

晚上到位於札幌车站对面的饭店check in,我坐在床边捧着便利商店买来的啤酒,看向窗户外的札幌车站发呆,想起了你以前吃我做的料理那开心的反应。

来北海道已第三天,而我也想了你三天。


第四天起床比较晚,将近中午才走出饭店觅食,发觉这里的人潮比函馆丶小樽多,果然是北海道的大城市,我走到大通公园并找地方坐下,没有特别去景点观光,观察形形色色的人也别有一番风趣,这里的女孩似乎特别可爱(羞)傍晚时我不小心走到北海道的红灯区-薄野,林立许多酒店丶卡拉ok丶夜店等等,甚至有风俗店的人来跟我推销,但可能看到我的脸後又默默的离开,其实...我是有点兴趣的...(大笑)。

札幌的夜晚热闹喧嚣,不经意看到在路上互相打闹的日本男高中生们,我又回忆起高中时男生血气方刚,总是爱打架闹事,有一次我惹到了他校的老大,当他们一群人把我围在某个墙边时,你从旁边冲出来给了老大满脸沙子并抓起我的手逃跑,跑到我们俩都快喘不过气,你都没放开我的手。

那双手的温度我永远不会忘记。


第五天依然将近中午才起床,收拾昨晚喝的空酒瓶才去洗漱,头有些疼痛,我想应该是宿醉了(汗)吃了一些东西後,我又倒回去睡回笼觉,一觉到傍晚。

在日本最後一晚的晚餐,在众多餐厅的选择下我走进拉面店,那是间外表非常不起眼的店家,但里头客人络绎不绝,生意相当兴隆,让我想起以前在学校附近的拉面店,我们时常放学後去光顾,老板总是多给我们一份煎饺,你也总是笑说吃过见一的特制芥末煎饺,那味道让你永生难忘...。

是的,见一丶见一...你喜欢很多年的人,你从不掩饰你的爱意,一谈到他你的神情就会不同,有时候你望向见一的眼神灼热的令我难受,我害怕我会忍不住对你告白而看到你鄙夷的目光,或者看到你们出双入对,所以我在高中毕业典礼当晚选择离开你们所在的城市,独自生活。

其实在那之後我就再也不曾吃过拉面丶煎饺,这一晚我点了你最喜欢的酱油叉烧拉面,浓醇的酱油汤头搭配Q弹的面条与软嫩多汁的叉烧,如此美味的日本国民美食我仅吃了一口,不知为什麽眼眶一直有泪水往外冒出,久久无法停止...。

不晓得现在你跟见一交往还顺利吗?应该很顺利吧......。


第六天带着红肿的双眼早早退房前往机场,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北海道,我喜欢这个城市,即便没有你在。


平安归国後日子还是要继续,提着给老板及同事们北海道的伴手礼走在一成不变的街道上,10月份的天气依然燥热,隔壁的服饰店还在挂着结束营业便宜出清的牌子。我想恋爱是个既甜美又酸涩的果实,吃了一口便让人欲罢不能,这次小小的旅程算是挥别过去自己心中的纠结,如果到时候在路上和你不期而遇,我应该可以坦然笑着跟你说:「嗨~你好吗?」


莫关山 2014.10 』




贺天今天工作结束後便跑到莫关山家蹭棉被,因莫关山十点才会下班,於是贺天开启优质男友模式帮他亲爱的媳妇儿整理家里,所以在一小时前发现了这封署名给他却没有寄出的信。

贺天看完觉得好气好笑又心疼,想起两年前重逢时莫关山那句略为僵硬的「嗨~你好吗?」,发现他们俩都是不善於表达情感的大笨蛋。

贺天立刻起身拿起汽车钥匙,往莫关山工作的饭店驶去,不管有无他人在,他要紧紧抱住他并大声地对他说他一直爱着他,很爱很爱...。


-完-


半夜睡不着,熬夜生出来的短文,请食用😊

【賀紅】溫柔的雙手(三)

事實證明,小仔貓還是鬥不過大狐狸,這天下午到晚上賀天專心刁難著快要改姓的莫關山同志。

一會叫他扶他去上廁所,然後故意把全身重量壓在他身上(毛毛扶得腿抖+咬牙切齒);一會叫他削多種水果,大小一致然後一口一口餵他吃(毛毛徒手捏爆好幾顆蘋果);一會說頭暈全身酸痛叫他來按摩到他滿意為止(毛毛更想掐爆他的蛋);一會叫他親自去買遠在五公里外的知名法式甜點回來(毛毛偷偷吐口水在甜點上);一會叫他說床前故事幫助睡眠(毛毛機械性唸著醫學知識還被賀天糾正)…。

知道莫關山對院長的話唯命是從,所以當莫關山不照做的時候賀天就會告訴院長,院長就會連罵帶揍的叫莫關山去滿足賀天的要求,這種幼稚的行為持續晚上10點才結束。

莫關山趴在桌上的疲憊模樣被值班偷懶中的見一瞧見,「那位鼎鼎大名的賀天真把你搞這麼慘?」

見一今晚偶然從護士及病人口中聽到莫關山被賀天使喚來使喚去的,榮登醫院的第一奇景,他本不相信,因他了解莫關山的牛脾氣,但現下看見好友要死不活的樣子,不禁佩服起賀天。

「嗯…拜託別提那混蛋,我今天不回家了,床借我睡。」莫關山無力的說。

比起身體的勞累更多是精神的折磨,這尊大佛看樣子得罪不起,他年紀輕輕有抱負有理想,更不想因為這破事被炒魷魚,他還是先好好休息保存體力。

瞧不起使用關係壓人的傢伙,我呸!

「呵呵,有意思。」看見莫關山這副模樣的見一心想決定找時間會會這位大人物。



隔日早晨六點賀天緩緩睜開眼睛,即便眼前一片黑暗,但從小強迫自己定時起床的習慣讓他現下毫無睡意,伸伸懶腰,按下呼叫鈴。

沒幾分鐘就聽見那人咒罵他的聲音越來越近,賀天不由自主笑了出來,看來他還記得昨天自己威脅他每次按鈴的五分鐘內要出現,否則後果自負。


「小天,你今天心情很好嘛。」將近中午時賀母帶著賀天的換洗衣物來,便看到眼前兒子滿面笑容。

「嗯,遇到有趣的事情。」

賀天想到早晨叫莫關山幫他洗漱,尚未睡飽的男人便拿毛巾隨意沾溼後在他臉上亂抹一通,然後扶起他給他支架及拐杖要他自行到廁所刷牙小便(賀天沈默);莫關山把分配好的早飯及削好的水果放在桌上,告訴他位置後讓他自行食用(賀天挑眉);莫關山拿著兩台肩頸按摩器,一個放在他肩上,一個放大腿運轉(賀天無語);莫關山到隔壁100公尺的傳統麵包店買巧克力馬卡龍給他吃(賀天皺眉);莫關山拿收音機播放『不會理財也能賺大錢!』的有聲書幫助他入眠(賀天淡定)…。

對於莫關山無聲的抗議讓賀天覺得越來越有趣。

突然打起冷顫的莫關山正位在醫院頂樓,嘴裡叼著煙隨性靠在圍牆上看天空發呆,在賀母探視的這段時間讓他可以遠離賀天著實讓他放鬆不少,但想起自己早上那樣對待賀天,不知道等下會有什麼酷刑等著他。

莫關山慣性皺起雙眉,真心祈禱賀母能待到會客時間結束甚至更久,但天不從毛願,因為他看見雙頰紅通通的小護士扶著賀天朝他的方向走來。

「莫、莫醫生,賀先生說要找您,我先告退了。」小護士將賀天扶到莫關山眼前,便小跑步離開。

莫關山無奈看著眼前的人,熄掉香菸,發現對方臉色不佳。

「你母親呢?她不是來看你嗎?」

「她早在一小時前離開了。」賀天抹掉額頭的薄汗,冷冷回覆:「你還真大牌,要不是有人看見你上頂樓,恐怕整間醫院的人都找不到你。」

賀母離開後,賀天立馬按呼叫鈴,想出難題給莫關山好回敬早上的禮,但無論怎麼按都無聲無息,他有些生氣,學不乖的莫關山仍不把他當一回事。

賀天艱難的踏出病房,一旁的護士發現他便熱心上前詢問,賀天微笑讓她請莫關山過來,但不論是院內廣播還是撥打醫師手機皆無回應,還好有病人說看見莫醫生往頂樓去,不然他們就要展開地毯式搜尋。

莫關山心驚立刻拿起手機看,發現已沒電,完全沒自覺時間流逝竟已過了這麼久,加上身為醫師居然犯這麼低級的錯誤,底氣有點不足的說:「抱歉...。」

「哼,你剛剛在抽煙吧?我聞到了。」賀天往莫關山的方向望去,明知對方是盲人看不見,但莫關山心想賀天其實看得見吧,因那雙眸的眼神太過犀利。

「幹、幹嘛?你想跟院長打小報告!?」

「我沒你那麼小心眼,給我一根。」賀天說完朝莫關山伸手要菸。

被說小心眼的莫關山拍掉賀天的手怒道:「給個屁蛋!你得失憶症嗎?別忘了你現在是病人!」

「那我只好跟院長…」

莫關山立馬打斷賀天的話,「MD你想怎樣?」

要是讓院長知道他在醫院抽菸,他真的會看不到明天的太陽。

賀天再次伸出左手,一副大爺模樣痞痞的笑說:「不抽菸也沒關係,扶我到一樓花園曬太陽。」


莫關山現在很想把對方的左手凹斷怎麼辦?



-待續-

今天上班心情非常愉悅❤️❤️❤️
昨晚賀紅舌吻實在讓人太激動所以很認真碼字😆

紅毛非常怕的院長也是個牛逼人物(笑)

臥糟!!!!

我的媽啊啊啊啊啊啊!賀天的舌頭、紅毛的小嘴......我嘴角一直上昂腫麼辦?今晚要失眠了啦!!!

>//////<

【賀紅】溫柔的雙手(二)

看來是摸到這人的醫師袍,但他走路不能出點聲音嗎?賀天心想。

「賀先生,跟您說明一下您現在的狀況,您的頭部有輕微腦震盪,右腳則是扭傷到了肌腱,我建議您住院一週做觀察,另外也會幫您安排腳部復健課程……」

賀天側頭聽莫關山說話,因看不見所以他習慣聽說話聲音和語氣來判斷對方的性格,這醫生的聲音稍帶點沙啞與鼻音,卻中氣十足如青少年般,年紀應該跟他相仿,是認真、做事不絲不苟且不服輸的人,但無感情的聲線敘述病情令賀天感到不舒服,讓他想惹怒這個男人。

「......以上,還有其他問題嗎?」莫關山問,將撿起的點字版輕放在賀天手上。

「有。」接過點字版,賀天說:「我之前的主治醫生呢?」

莫關山皺起眉頭,接過物品不說道謝就算了,敢情老子剛剛說的一大串話不重要!?

「童醫師上個月到其他醫院 了,所以現在由我來為您治療。」

「哼嗯…你行嗎?」

「什…麼?」莫關山來這裡前聽其他醫生對賀天的描述都說人帥之外,彬彬有禮、溫文爾雅,即使是殘疾人士但相當樂觀,是個大好青年。

莫關山瞪著眼前因雙眼看不見焦距不在他身上的男人,感到對方濃濃的鄙夷意味。

「請賀先生放心,我的經驗雖比不上童醫師,但...」

賀天抬手打斷莫關山的話,「我不相信你,麻煩換一位更有經驗的醫生或是趕緊開退院證明給我,讓我離開這裡,別浪費我的時間。」說完臉便轉向窗戶的方向,有點送客之意。

莫關山覺得這男人極度沒禮貌,長得帥又如何,自大且瞧不起人的態度讓他倍受汙辱及不尊重,在他心中醫生是非常高尚的職業,絕不允許人隨意踐踏,眼前初見面的人卻狠狠踩到他的底線,他可不是位好脾氣的醫生。

莫關山一氣之下抓住賀天的衣領怒吼道:「你他媽的再給我說一遍!」

賀天詫異,沒想到這麼快就激怒對方,沉聲道:「性格轉變的還真快,知道我是誰嗎?」

「少說廢話!我管你是賀天還是賀地,到我手上的病人絕沒有放出去的打算!這一週你給我做好覺悟!」莫關山怒急攻心大聲說著,抓住賀天衣領的手微微顫抖。

賀天聞到莫關山身上飄過來的體香,有淡淡的牛奶味,反笑說:「那就拭目以待,莫醫生。」

補充,還是個容易炸毛的人。



莫關山怒氣沖沖地回到辦公室,把手上的文件摔到桌上。

MD,才離開那混蛋的病房沒多久,就被院長叫過去足足訓斥了一個鐘頭,院長毫無過問他的意願,直接把他手上的病人轉由其他醫生支援,叫他專心照顧賀天,滿足賀天所有需求,要是有任何損傷為他是問,總之要他把那位大少爺當神仙一樣供奉伺候著。

院長之言宛如聖旨,不能也不敢不從。

莫關山扶著額頭,燙手山芋,早知道剛剛就不要意氣用事,直接答應姓賀的要求就好了,省得現在搞的跟私人看護一樣,老子是大有可為的外科醫生啊啊啊!!!

「嘿,毛毛你吃到屎囉?臉這麼臭。」

「你ㄚ的,你才吃到屎!不準用那兩個字叫我!」

和莫關山同為外科醫生的見一在外人眼中是位長相俊秀,溫柔體貼又風趣的笑面醫生,但私下卻有張賤嘴,總愛出餿主意,讓許多人頭疼又喜愛不已。

「毛毛,你這樣就太不夠意思了,好歹我剛剛接手了你好幾位病患,看來要每天加班的說。」見一拿著病例表懶懶的掛在莫關山身上揶揄的笑說。

莫·毛毛·關山反駁不了同事兼好友的話,的確把他原本的病患轉給其他醫生,無疑是增加他們的工作量,讓他欠下許多人情,可惡,全部都是那姓賀的傢伙害的。

「那個...莫醫生,不、不好意思打擾您們,507病房的賀先生按了呼叫鈴...。」年輕的護士小姐紅著臉,神色緊張。

「妳們去巡視不就好了,找我幹嘛嗎?」莫關山蹙眉問。

年輕的護士小姐喘一口氣說:「去過了,但、但賀先生指定要您、您過去...。」方才賀·費洛蒙發光體·天已經閃瞎眾多女護士包括她的雙眼,再來面對本醫院最有前途的兩位帥氣外科醫生,她想強裝鎮定,雖然某一個脾氣不太好讓她有些害怕。

「不去!」

「可是賀先生說您不在五、五分鐘內過去的話,他要告、告訴院長...。」

瞬間莫關山怒髮衝冠,姓賀的混蛋居然拿院長來壓老子,老子不整死他就跟他姓!



-待續-

完全不把賀天當盲胞的暴躁紅毛

光聽聲音就可以猜出紅毛個性的牛逼賀天

他們會發生什麼火花呢?敬請期待😁



這文的大鋼已擬好,但碼字...(遠目)

【賀紅】溫柔的雙手(一)

幾百年沒有動手寫文賀紅把我炸出來了,盡量把賀紅的個性寫得符合原著,寫偏請不要打我(菸)

根據「永遠花火」這首歌來寫的,推薦佐藤拓也版本


正文

不認識賀天的人初見賀天都會以為他是某家演藝公司的當紅明星,或是模特兒公司的頂尖Model,他有著挺拔的身材、俊逸的臉龐、高挺的鼻樑、微翹的薄唇,尤其是他那雙帶點憂鬱又邪佞的黝黑雙眼,會讓你不知不覺中沉淪,逃不開他所散發的氣場。

但認識賀天的人都清楚知道,他是位眼睛天生看不見的殘疾人士。

有父母及哥哥做強力後盾的關係,賀天小時候沒有受過太多苦,只是眼睛看不見,還是能聽能說,在盲人學校平安的度過小學、初高中,由於在課業上名列前茅,大學順利考上第一志願。

賀天不顧父母反對,堅持住校就讀,賀天雖是盲胞但完美外在加上幽默開朗、八面玲瓏的個性,大一便成了校園的風雲人物,不少男孩女孩搶著要吸引這位天然發光體注意,有人幫他買飯做飯、有人幫他選課、有人幫他跑腿…,賀天在大學也過的如魚得水。

「賀學長,我想當你的拐杖。」

「可是我已經有拐杖了。」^_^

「賀天,我想做你的導盲犬。」

「可是我不喜歡狗。」^_^

「賀天學弟,我想當你黑暗中的那道光。」

「可是我習慣黑暗。」^_^

大學四年期間,無人能攻破賀天這塊有點殘缺的城池。

畢業後透過哥哥的介紹,到一家電台擔任短暫的助理主持,賀天的語言組織能力好,邏輯及理解力又強,再加上天生有著低沈慵懶的嗓音,溫柔而甜膩,放送沒多久就收到眾多聽眾信件,希望賀天能有自己的廣播節目,賀父知道後就出資成立一間電台公司,招募一些有能力的員工打理,讓賀天專心做主持人的工作,賀天心想這樣的工作似乎適合他,所以把家中的一間房打造成廣播室,每天的下午兩點到四點、晚上八點到十點播送音樂及與聽眾聊聊天。

眼睛看不見已過了28個年頭,他從不怨天尤人,學生時期到現在出社會,縱然他是坐享其成、能動口就不動手的大少爺性格,他都能獨自打理好自己,自尊心極高的他不願意申請導盲犬及雇用看護,因為他討厭別人同情的施捨。

但就在三小時前,他在自家的廣播室內準備上工時,右腳不小心勾到電線,導致整個人往前跌倒撞到頭暈了過去,要不是他母親堅決幫他雇三天來打掃一次的清潔阿姨剛好在外整理,否則可能過了兩天都沒人發現他。

所以賀天現在非常的鬱悶,額頭因撞擊到音箱瘀青了一小塊,右腳則是因拐到腫了一大包,暫時無法行走,只能躺在從小熟悉的醫院病床上陰沉著臉聽一旁母親的嘮叨。

「小天,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,你不願意回家住,那也要請個24小時的看護照顧你啊!」

「我說過我不需要。」

「你…。」賀母瞭解自己孩子的個性,多說無益,「總而言之,公司那邊我已經先幫你請假,你現在就乖乖在醫院休養!明天再來看你。」

賀母跟醫生交代完事項後,先行離開醫院。

賀天手摸著母親剛帶給他的點字版,閒暇無事的時候,賀天習慣摸著它,覺得煩躁時觸碰著點字版總能讓他平靜。

「唉…。」

賀天嘆了一口氣,想挪動身子時手不小心滑了一下,讓點字版掉到地上,想彎腰下去撿左手卻摸到類似衣服的觸感。

「賀先生您好,我是你的主治醫生,莫關山。」


-待續-

私心覺得符合賀紅聲線的聲優❤️
賀天:佐藤拓也
莫關山:興津和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