蹦鸡娘

【賀紅】溫柔的雙手(二)

看來是摸到這人的醫師袍,但他走路不能出點聲音嗎?賀天心想。

「賀先生,跟您說明一下您現在的狀況,您的頭部有輕微腦震盪,右腳則是扭傷到了肌腱,我建議您住院一週做觀察,另外也會幫您安排腳部復健課程……」

賀天側頭聽莫關山說話,因看不見所以他習慣聽說話聲音和語氣來判斷對方的性格,這醫生的聲音稍帶點沙啞與鼻音,卻中氣十足如青少年般,年紀應該跟他相仿,是認真、做事不絲不苟且不服輸的人,但無感情的聲線敘述病情令賀天感到不舒服,讓他想惹怒這個男人。

「......以上,還有其他問題嗎?」莫關山問,將撿起的點字版輕放在賀天手上。

「有。」接過點字版,賀天說:「我之前的主治醫生呢?」

莫關山皺起眉頭,接過物品不說道謝就算了,敢情老子剛剛說的一大串話不重要!?

「童醫師上個月到其他醫院 了,所以現在由我來為您治療。」

「哼嗯…你行嗎?」

「什…麼?」莫關山來這裡前聽其他醫生對賀天的描述都說人帥之外,彬彬有禮、溫文爾雅,即使是殘疾人士但相當樂觀,是個大好青年。

莫關山瞪著眼前因雙眼看不見焦距不在他身上的男人,感到對方濃濃的鄙夷意味。

「請賀先生放心,我的經驗雖比不上童醫師,但...」

賀天抬手打斷莫關山的話,「我不相信你,麻煩換一位更有經驗的醫生或是趕緊開退院證明給我,讓我離開這裡,別浪費我的時間。」說完臉便轉向窗戶的方向,有點送客之意。

莫關山覺得這男人極度沒禮貌,長得帥又如何,自大且瞧不起人的態度讓他倍受汙辱及不尊重,在他心中醫生是非常高尚的職業,絕不允許人隨意踐踏,眼前初見面的人卻狠狠踩到他的底線,他可不是位好脾氣的醫生。

莫關山一氣之下抓住賀天的衣領怒吼道:「你他媽的再給我說一遍!」

賀天詫異,沒想到這麼快就激怒對方,沉聲道:「性格轉變的還真快,知道我是誰嗎?」

「少說廢話!我管你是賀天還是賀地,到我手上的病人絕沒有放出去的打算!這一週你給我做好覺悟!」莫關山怒急攻心大聲說著,抓住賀天衣領的手微微顫抖。

賀天聞到莫關山身上飄過來的體香,有淡淡的牛奶味,反笑說:「那就拭目以待,莫醫生。」

補充,還是個容易炸毛的人。



莫關山怒氣沖沖地回到辦公室,把手上的文件摔到桌上。

MD,才離開那混蛋的病房沒多久,就被院長叫過去足足訓斥了一個鐘頭,院長毫無過問他的意願,直接把他手上的病人轉由其他醫生支援,叫他專心照顧賀天,滿足賀天所有需求,要是有任何損傷為他是問,總之要他把那位大少爺當神仙一樣供奉伺候著。

院長之言宛如聖旨,不能也不敢不從。

莫關山扶著額頭,燙手山芋,早知道剛剛就不要意氣用事,直接答應姓賀的要求就好了,省得現在搞的跟私人看護一樣,老子是大有可為的外科醫生啊啊啊!!!

「嘿,毛毛你吃到屎囉?臉這麼臭。」

「你ㄚ的,你才吃到屎!不準用那兩個字叫我!」

和莫關山同為外科醫生的見一在外人眼中是位長相俊秀,溫柔體貼又風趣的笑面醫生,但私下卻有張賤嘴,總愛出餿主意,讓許多人頭疼又喜愛不已。

「毛毛,你這樣就太不夠意思了,好歹我剛剛接手了你好幾位病患,看來要每天加班的說。」見一拿著病例表懶懶的掛在莫關山身上揶揄的笑說。

莫·毛毛·關山反駁不了同事兼好友的話,的確把他原本的病患轉給其他醫生,無疑是增加他們的工作量,讓他欠下許多人情,可惡,全部都是那姓賀的傢伙害的。

「那個...莫醫生,不、不好意思打擾您們,507病房的賀先生按了呼叫鈴...。」年輕的護士小姐紅著臉,神色緊張。

「妳們去巡視不就好了,找我幹嘛嗎?」莫關山蹙眉問。

年輕的護士小姐喘一口氣說:「去過了,但、但賀先生指定要您、您過去...。」方才賀·費洛蒙發光體·天已經閃瞎眾多女護士包括她的雙眼,再來面對本醫院最有前途的兩位帥氣外科醫生,她想強裝鎮定,雖然某一個脾氣不太好讓她有些害怕。

「不去!」

「可是賀先生說您不在五、五分鐘內過去的話,他要告、告訴院長...。」

瞬間莫關山怒髮衝冠,姓賀的混蛋居然拿院長來壓老子,老子不整死他就跟他姓!



-待續-

完全不把賀天當盲胞的暴躁紅毛

光聽聲音就可以猜出紅毛個性的牛逼賀天

他們會發生什麼火花呢?敬請期待😁



這文的大鋼已擬好,但碼字...(遠目)

评论(2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