蹦鸡娘

【賀紅】溫柔的雙手(三)

事實證明,小仔貓還是鬥不過大狐狸,這天下午到晚上賀天專心刁難著快要改姓的莫關山同志。

一會叫他扶他去上廁所,然後故意把全身重量壓在他身上(毛毛扶得腿抖+咬牙切齒);一會叫他削多種水果,大小一致然後一口一口餵他吃(毛毛徒手捏爆好幾顆蘋果);一會說頭暈全身酸痛叫他來按摩到他滿意為止(毛毛更想掐爆他的蛋);一會叫他親自去買遠在五公里外的知名法式甜點回來(毛毛偷偷吐口水在甜點上);一會叫他說床前故事幫助睡眠(毛毛機械性唸著醫學知識還被賀天糾正)…。

知道莫關山對院長的話唯命是從,所以當莫關山不照做的時候賀天就會告訴院長,院長就會連罵帶揍的叫莫關山去滿足賀天的要求,這種幼稚的行為持續晚上10點才結束。

莫關山趴在桌上的疲憊模樣被值班偷懶中的見一瞧見,「那位鼎鼎大名的賀天真把你搞這麼慘?」

見一今晚偶然從護士及病人口中聽到莫關山被賀天使喚來使喚去的,榮登醫院的第一奇景,他本不相信,因他了解莫關山的牛脾氣,但現下看見好友要死不活的樣子,不禁佩服起賀天。

「嗯…拜託別提那混蛋,我今天不回家了,床借我睡。」莫關山無力的說。

比起身體的勞累更多是精神的折磨,這尊大佛看樣子得罪不起,他年紀輕輕有抱負有理想,更不想因為這破事被炒魷魚,他還是先好好休息保存體力。

瞧不起使用關係壓人的傢伙,我呸!

「呵呵,有意思。」看見莫關山這副模樣的見一心想決定找時間會會這位大人物。



隔日早晨六點賀天緩緩睜開眼睛,即便眼前一片黑暗,但從小強迫自己定時起床的習慣讓他現下毫無睡意,伸伸懶腰,按下呼叫鈴。

沒幾分鐘就聽見那人咒罵他的聲音越來越近,賀天不由自主笑了出來,看來他還記得昨天自己威脅他每次按鈴的五分鐘內要出現,否則後果自負。


「小天,你今天心情很好嘛。」將近中午時賀母帶著賀天的換洗衣物來,便看到眼前兒子滿面笑容。

「嗯,遇到有趣的事情。」

賀天想到早晨叫莫關山幫他洗漱,尚未睡飽的男人便拿毛巾隨意沾溼後在他臉上亂抹一通,然後扶起他給他支架及拐杖要他自行到廁所刷牙小便(賀天沈默);莫關山把分配好的早飯及削好的水果放在桌上,告訴他位置後讓他自行食用(賀天挑眉);莫關山拿著兩台肩頸按摩器,一個放在他肩上,一個放大腿運轉(賀天無語);莫關山到隔壁100公尺的傳統麵包店買巧克力馬卡龍給他吃(賀天皺眉);莫關山拿收音機播放『不會理財也能賺大錢!』的有聲書幫助他入眠(賀天淡定)…。

對於莫關山無聲的抗議讓賀天覺得越來越有趣。

突然打起冷顫的莫關山正位在醫院頂樓,嘴裡叼著煙隨性靠在圍牆上看天空發呆,在賀母探視的這段時間讓他可以遠離賀天著實讓他放鬆不少,但想起自己早上那樣對待賀天,不知道等下會有什麼酷刑等著他。

莫關山慣性皺起雙眉,真心祈禱賀母能待到會客時間結束甚至更久,但天不從毛願,因為他看見雙頰紅通通的小護士扶著賀天朝他的方向走來。

「莫、莫醫生,賀先生說要找您,我先告退了。」小護士將賀天扶到莫關山眼前,便小跑步離開。

莫關山無奈看著眼前的人,熄掉香菸,發現對方臉色不佳。

「你母親呢?她不是來看你嗎?」

「她早在一小時前離開了。」賀天抹掉額頭的薄汗,冷冷回覆:「你還真大牌,要不是有人看見你上頂樓,恐怕整間醫院的人都找不到你。」

賀母離開後,賀天立馬按呼叫鈴,想出難題給莫關山好回敬早上的禮,但無論怎麼按都無聲無息,他有些生氣,學不乖的莫關山仍不把他當一回事。

賀天艱難的踏出病房,一旁的護士發現他便熱心上前詢問,賀天微笑讓她請莫關山過來,但不論是院內廣播還是撥打醫師手機皆無回應,還好有病人說看見莫醫生往頂樓去,不然他們就要展開地毯式搜尋。

莫關山心驚立刻拿起手機看,發現已沒電,完全沒自覺時間流逝竟已過了這麼久,加上身為醫師居然犯這麼低級的錯誤,底氣有點不足的說:「抱歉...。」

「哼,你剛剛在抽煙吧?我聞到了。」賀天往莫關山的方向望去,明知對方是盲人看不見,但莫關山心想賀天其實看得見吧,因那雙眸的眼神太過犀利。

「幹、幹嘛?你想跟院長打小報告!?」

「我沒你那麼小心眼,給我一根。」賀天說完朝莫關山伸手要菸。

被說小心眼的莫關山拍掉賀天的手怒道:「給個屁蛋!你得失憶症嗎?別忘了你現在是病人!」

「那我只好跟院長…」

莫關山立馬打斷賀天的話,「MD你想怎樣?」

要是讓院長知道他在醫院抽菸,他真的會看不到明天的太陽。

賀天再次伸出左手,一副大爺模樣痞痞的笑說:「不抽菸也沒關係,扶我到一樓花園曬太陽。」


莫關山現在很想把對方的左手凹斷怎麼辦?



-待續-

今天上班心情非常愉悅❤️❤️❤️
昨晚賀紅舌吻實在讓人太激動所以很認真碼字😆

紅毛非常怕的院長也是個牛逼人物(笑)

评论(3)

热度(31)